华医网官方微信
客户端下载
互联网医学教育
人文知识资讯

易中天谈医患关系赢得满堂彩

2015-06-02 10:41
来源:环球医学网   作者:丁好奇

近日,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在某医疗峰会沙龙上以“一个患者对医疗问题的人文思考”为题做了主题发言,一开场便赢得满堂彩——“谁都能得罪,医生不能得罪。如果没有医生,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,但是我一直没想明白一个问题,动物界没有医生,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易教授谈了医生收入、红包、中西医结合等问题,语言诙谐又引人深思。

医生vs农民

易中天介绍,在数年前的一次活动上曾采访袁隆平院士,问他农学为什么不受重视,袁老说因为农民又累又穷。“现在我要问在座的医生一个问题——医生与农民相比怎么样?好?差不多?还是更差?”易中天的结论是:医生不如农民。

累,很容易理解。为什么说穷呢?易中天说:“因为你们的合法收入不足以匹配你们的贡献。”但是在现行体制下,医生只能按级别领工资。“国外医学院的教授比文学院的教授待遇高很多,而在中国应该差不多。虽然我是文学院的教授,但是我赞成医学教授的待遇应该比我们高。”

红包=心理治疗门诊费

在累和穷方面,医生与农民几乎没有区别,但是“农民总不会被自己种的庄稼杀了吧?”医生却比农民承担了更多的不必要的风险。

易中天认为,以上困境产生了两个问题:多开药和收红包。他给医生打起了预防针,开始展示其另一个特质——犀利:“我说话难听,诸位扛住了哈!”

易中天说,有一位著名医院的著名医生曾告诉他,医院有至少1/3的药物、检查和手术是可以不做的。之所以仍然去做,一是要保护自己,万一病人投诉,说程序做得不全,讲不清楚;二是因为收入低,只好开很多药,以获得提成。“这些行为都是被逼出来的嘛。”

易中天认为行政部门不应该管红包的问题。“因为最愿意送收红包的是患者,他们想掏钱买个保险。所以我代表患者呼吁:求求你们就收了吧,就当收取了一个心理治疗门诊费行不行?”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,“在整个医患关系没有完全得到改善的情况下,行政部门是否可以对这个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”

不主张简单地中西医结合

“如果说西医继承了科学精神,中医不妨继承人文情怀。”易中天认为,不能简单地主张中西医结合。他觉得应该各取所长、扬长避短。“比如出了车祸,送医院肯定是看西医,中医大夫号脉、拿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如果是慢性病,内分泌失调,我个人建议看中医。”

应摒弃中西医之争,而互相吸取彼此的精髓。“我们要从西医吸取科学精神,不仅仅是治疗身体的问题,也是治疗思想的问题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,中国人几千年都是靠中医看病,说明中医作为一种技术是能够解决问题的。”

在主题发言结束后,与会听众机智提问,易中天麻辣回应,太过瘾!

1、曹操是不是医闹?

听众:曹操把华佗杀了,您认为这是不是医闹?

易中天:我们不知道历史上的动机,这其实是一个政治事件,很复杂。我认为不是医闹。

2、有关医院文化建设

听众:在目前的局面下,我们应该如何做医院文化建设?

易中天:很多问题不是文化建设能解决的,比如你敢不敢提高门诊费?我也提不出很好的建议,你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吧。

3、有关公费医疗

听众:我是XX医院的医生,我感觉,只要不让病人在看病过程中掏钱,或者少掏钱,医患关系就会非常好……

易中天:那让谁出钱?

听众:政府或者保险公司。

易中天:我反对公费医疗,虽然我也是公费医疗。因为只要公费了,他就会特别挑剔,非常不珍惜,开很多药给不享受公费医疗的亲戚吃。不付费,肯定会出一堆问题。当然,收费额度可以讨论,但是免费我反对,哪怕是保险公司出钱。

4、有关中西医交叉开方

听众:您觉得是否可以让中西医互开处方?

易中天:好像要问卫生部(卫计委),如果他们统一了,我没意见。

唱美声的可以唱民歌,唱民歌的也可以唱美声,只要他自己不别扭,前提是他能唱。画油画的可以画国画,画国画的也可以画油画,前提是能。

但是医生不一样,医生万一把病人整出毛病来那就有问题了。所以拜托,如果你们想中西医交叉开方,请考虑下我们的感受。但如果是脚气,我不反对交叉开,但是如果是肿瘤就……

5、有关安乐死

听众:您是否支持安乐死?

易中天:我坚决支持。但是我不是全国人大代表,没有资格提议案。我认为活得有尊严比活得长久更重要。

听众:您觉得阻力是什么?

易中天:这方面我确实没有研究,不知道,可能是怕承担责任吧,觉得是在谋杀。我希望我到了那一天能享受到安乐死的待遇

听众:您觉得应该给临终患者什么样的关怀?

易中天(叹了口气):只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多少算多少。

无法以医生和医学史家的资格说话,但是易中天教授有资格以病人的口气说话。

医患关系是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契约关系。但中国是人情社会,不信任契约关系,所以才有了给红包、请客吃饭这些事儿。事实上,医患间就是平等关系,医生要尊重病人的医疗权利,一视同仁地提供医疗服务;同理,病人也要尊重医生的劳动,共同配合完成治疗。

关键是从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找出普世的东西,在西方找到适合中国市场经济的东西,然后想办法结合起来。医学是智慧的事业,一定有足够的智慧解决当前的困惑和问题!


程京院士:精准医疗≠基因检测    樊代明:医学的伦理底线很高
  • 关节脱位病人的护理
  • 儿童血液系统疾病概述
  • 中枢性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规范诊疗
  • 主动脉瓣狭窄的超声心动图评估
华医网提供医学教育新形式